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花园小说 > 其他 > 重生之盛世嫡妃 > 第一百零四章 审问

重生之盛世嫡妃 第一百零四章 审问

作者:玖尾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1-25 07:55:36 来源:新笔趣阁



“娘,娘你起来,弟弟会没事的,弟弟一定不会有事的……”顾菱蕊忙上前搀扶孙氏,孙氏摇着头,泪如泉涌:“如果安儿有什么事,我也不要活了……呜呜呜……侯爷,是采茹有负侯爷重托,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儿子,采茹有罪,采茹愿以死谢罪……”

孙氏哭声悲怆,莫说顾寄松,就连顾老夫人亦有些动容,顾怀安毕竟是在她寿辉堂出的事,孙氏这大包大揽地将错误归咎在自己身上,更是让她面上无光,这下连替顾佑之说话都觉得尴尬。

罢了罢了,待此事过去后,还是将安儿交还给孙氏抚养吧,儿孙自有儿孙福,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顾菱蕊听闻孙氏要死要活的,怒火冲天地走到顾佑之面前,指着她叫骂:“顾佑之我敬你是长姐,没想到你竟干出如此阴毒之事,今日我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替母亲和弟弟出这口恶气!”

说着她抬起了手,暗自蓄满力气,怒火氤氲的眼底闪着得意的精光,哼,顾佑之,你终于落到了我的手上,曾经你打过我,那么今日,在你万劫不复之前,我就先把自己曾经受过的屈辱连本带利地还给你!

“小姐……”

“啪!”

瑞敏被家丁团团围住脱不开身,眼睁睁看着那带着无尽恨意的一掌落下。顾佑之已经做好躲开这一掌的打算,她的苦肉计是演给顾寄松和老夫人看的,可不是随意一个猫猫狗狗都可以对自己动手!

正当她要闪身之际,身前人影一闪,迎丹扑上来替她接住了这一掌。

“你个狗奴才……”顾菱蕊这下非但没打着顾佑之,还震得自己的手掌一片生疼,顿时怒火冲天,一脚踢在应丹身上,“来人啊,给我将这个以下犯上的狗奴才拉下去!”今天她非要好好教训教训顾佑之!

“二小姐凭什么要奴婢下去,奴婢只是护着自己的主子,何来以下犯上之说?”迎丹无谓地迎视着顾菱蕊的目光,满面决绝。

“你……”顾菱蕊指着迎丹半天没说出话来,只说迎丹护主心切的话,她的确没有错,不过……

“姐姐谋害幼弟,你身为她的贴身丫鬟,定然也有罪,我如何不能处置你!”

“谋害幼弟?二小姐可是亲眼看见了?还是二小姐本就知道这件事一定是大小姐做的?”迎丹步步紧逼,丝毫不退让。

孙氏一听,暗道不妙,迎丹的话一听就是话里有话,顾佑之不好对付,没想到她的丫鬟也不是什么善茬,万一蕊儿一时气急攻心说漏了嘴,那……

孙氏微不可察地哆嗦了一下,忙道:“佑儿莫怪,蕊儿也是一时心急,蕊儿的行为固然不对,可是……也是因为那枣泥糕确实有问题,铁证如山……”

“铁证如山?”瑞敏冷笑,“小姐遇害那日,车夫亲口道出是夫人谋害小姐,大理寺助审那日也是诸多证人前来指证,也是铁证如山,最后不也是仍有变数吗?什么铁证如山,奴婢看根本就是事在人为吧?”

孙氏怔了怔,神情黯然道:“佑儿,母亲知道你因为那件事一直记恨母亲,可是那件事真的不是母亲做的……”

“不是夫人做的,孙大人好端端的去烧那车夫的房子做什么?”瑞敏不等她哭诉完,便冷冰冰地打断,见惯了血雨风霜直来直去的打杀,孙氏的惺惺作态只会叫她觉得恶心。

“邓财那等酒鬼的话岂能当真!”孙氏险些气得个仰倒,原本想借着这件事增加顾佑之的杀人动机,这个死丫鬟揪着这些陈年旧事不放做什么,坏她的好事!

瑞敏哂笑:“邓财虽是酒鬼,但至少有眼有耳,总比枣泥糕这等死物要有说服力的多,侯爷和老夫人为何宁愿相信一个死物,也不愿相信自己的亲人?!”

“那为何枣泥糕里会有脏东西?”见老夫人的神色微微有些动容,孙氏忙开口质问,从前她屡屡败给顾佑之,都是因为失了先机,今日无论如何她也要抢先她一步,死死压制住她,让她永远也翻不了身!

“又不是只有我们清月居的人碰过这枣泥糕,我们将东西送来了寿辉堂,还不是由寿辉堂的人送进二少爷屋里!”瑞敏冷笑道。

“你竟敢怀疑寿辉堂……”孙氏几乎尖叫出来,面上一片惊诧,实则心里得意至极,她偷偷瞄了顾老夫人一眼,蠢货,怀疑寿辉堂就是怀疑老夫人,看老夫人不恼了你!

瑞敏不卑不吭地朝顾老夫人跪下:“老夫人恕罪,奴婢没有丝毫怀疑老夫人的心思,只是奴婢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当日那车夫被人高价买通,尚且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害死小姐,更何况这种只是动动手指就能轻易做到的事呢?老夫人身边的人加上二少爷贴身伺候的人少说也有几十,人心隔肚皮,老夫人就能保证每个都是信得过的吗?”

瑞敏自打进了伯阳侯府就没跪过,就连刚才顾寄松下令要杖毙她,她也不曾想过下跪求饶,自家小姐都不曾要她做过的事,她凭什么便宜别人!不过这次情况特殊,为了这场戏能顺利演下去,为了自家小姐,这一跪,她担了!

“哼,巧舌如簧!”顾寄松自打刚才被顾老夫人训斥之后便负手而立,不言不语,只冷眼看着这混乱的场面,见瑞敏妄图扭转局面,他才忍不住开口嘲讽了一句。

瑞敏也不怕他,回道:“是否是奴婢巧舌如簧,等案子水落石出后自然会揭晓,若是侯爷非要查都不查就要将小姐交由大理寺处置,万一到时候再传出些与侯府不利的流言,恐怕到时候连累的是整个侯府!”

“你……”顾寄松一怒,又要发火,顾老夫人拐杖“吭”的一声,狠狠剜了他一眼,他才乖乖住口,不过却是怒气冲冲地盯着顾佑之主仆。

瑞敏的话可是句句都说到了顾老夫人心尖上,尤其是听到于侯府不利,顿时什么尴尬什么理亏的都烟消云散了,只想尽快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该惩该罚都有个理所应当的由头,也好堵住悠悠之口,将于侯府的危害降到最低。

“佑儿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佑之仿佛看透了一切,她慢条斯理地抬手沾了沾嘴角的血迹,目光幽冷如深潭。她看向顾寄松,平心静气地问:“爹爹,佑儿就问您一句话,若是查出真凶,爹爹打算如何处置她?”

“如何处置?”顾寄松冷笑,“本侯刚才已经说了,谋害侯府子嗣,罪无可恕!”

“佑儿想问爹爹要句实话,这罪无可恕究竟要如何裁决?”

“哼!”顾寄松广袖一甩:“先家法处置,再逐出宗籍,交由大理寺定罪!”

“好!”顾佑之点了点头,“有爹爹这句话,佑儿就放心了,到时候还望爹爹兑现诺言!”

顾佑之面无表情看了孙氏一眼,孙氏生生打了个寒战,顾佑之那眼神分明是在说,看,这就是你的下场。只觉告诉她该停下来,可是她也知道,事到如今,早已停不下来了!

孙氏下意识地看向顾怀安的房门,稳了稳心神,这计策好的可谓是天衣无缝,绝不会有什么破绽,错觉,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安儿,你再忍一忍,很快娘亲就会为你扫清一切障碍!

这未来伯阳侯的位子,只能是你的!

顾佑之跪行上前,停在顾老夫人正下首,她规规矩矩地跪好,缓缓开口:“关于枣泥糕中为何会掺杂了龙芽粉之事,佑儿确实不知!但是母亲只凭‘我记恨她’‘我担心安儿抢慎儿的爵位’这些无中生有的猜测来断定我就是谋害安儿的真凶,实在太过于勉强!且不说我是否记恨母亲,单凭慎儿身为伯阳侯府的嫡长子,又拜在昇练大儒门下,前途无量,这伯阳侯的爵位就铁定非慎儿莫属,我又何必要画蛇添足,以身犯险?就算母亲的怀疑有些道理,我也不会蠢到在枣泥糕上做手脚,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我就是凶手吗?”

顾佑之话音一落,顾老夫人就顺势点了点头,觉得她说的有道理。顾寄松却在一旁叱道:“你向来心计深沉,谁知道你是不是反其道而行之!”一想到曾经她为自己献计平成王之乱,连皇上都拍手叫好,他对这个女儿就有一种算不上敬畏,却也差不多的感情。

按道理,对于一个深爱着女儿的父亲来说,女儿小小年纪便胸有沟壑,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对于一个对女儿深恶痛绝的父亲来说,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儿的存在,就是反衬他的有眼无珠,尤其这个女儿还如此受母亲器重,处处牵制着自己心爱的一双儿女,干脆就认定她深不可测,诡计多端!

顾佑之不理他,继续道:“其实是母亲一直以来都误解佑儿的意思了!昨儿个佑儿与母亲一同在花园赏花,无意间提到了慎儿,慎儿如此出息,佑儿作为他的姐姐,自然是与有荣焉,于是便夸了他几句,谁知母亲竟误解成佑儿是担心安儿抢了慎儿的爵位,所以才对慎儿大肆夸奖,佑儿急于解释,结果却是越说越乱,母亲又无端牵扯到佑儿记恨于她,将佑儿的行为误认为是伺机报复,还闹的沸沸扬扬,阖府尽知……”

关于昨儿个顾佑之和孙氏在花园里闹出的事,顾老夫人也有耳闻,原本想在早上请安时趁着两人都在时问一问,结果顾佑之却请了病假,因此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直到顾佑之提起,顾老夫人才想起来。

顾老夫人蓦地沉下脸,看向孙氏:“怎么回事?”

孙氏怔了怔:“老夫人,不是这样的,明明是佑儿她对儿媳不敬,儿媳才……”

“究竟是事如何,祖母唤花园里的洒扫丫鬟过来一问便知,我和母亲各执一词,想必也是争论不出个所以然来!”顾佑之出声打断孙氏,一脸不耐,想必早已对孙氏这种颠倒黑白,胡搅蛮缠的行为心生厌烦。

孙氏嘴角微不可察地轻微勾起,早就知道一旦起事,昨儿个在花园里发生的事必然要被拎出来说上一说,因此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顾佑之,你就等死吧!

“也好!”顾老夫人转脸对桂嬷嬷吩咐了几句,桂嬷嬷领命下去,再回来时,身后跟了一小队的下人,足足有十几个,连修剪花枝的老花匠和几个家丁也在其中。

“昨儿个,大小姐和夫人的谈话,可有谁听到了?”顾老夫人静静开口,面上一派威严。

下人们面面相觑,你推我我推你,最终推到一个看似胆小怯弱的小丫鬟身上,小丫鬟战战兢兢道:“回,回老夫人,奴婢们距离太远,听不大清楚,只听见了夫人的话,夫人说……说……”

“夫人说了什么?”顾老夫人叱问。

小丫鬟吓了一跳,忙道:“夫人说大小姐担心二少爷抢了大少爷的爵位,还说大小姐心里怨恨她!”

“大小姐说了什么?”

小丫鬟忙摇了摇头:“奴婢不知,奴婢当时站的远,不敢上前,大小姐的声音不若夫人那般高亢,奴婢并未听清大小姐说了什么!”

“你们呢?”顾老夫人转问其他人:“你们有谁听到了大小姐的话?”

下人们又是一阵骚动,最后有一个家丁站出来道:“回老夫人,奴才听到了,奴才当时正在花丛里收拾枯枝烂叶,见大小姐和夫人过来,心想都是女辈,怕唐突了二人,干脆猫在花丛里没出来,因此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顾老夫人看了顾佑之一眼:“大小姐说了什么?”

“大小姐,大小姐说……”家丁瑟缩着偷瞄了顾佑之一眼,“大小姐说二少爷蠢笨不及大少爷,说爵位迟早要落在大少爷身上,叫夫人和二少爷莫要痴心妄想,还说……还说她怨恨夫人,迟早要夫人好看!夫人听后很伤心,高声回了几句,后来大小姐就走了……”

------题外话------

厚着脸皮三天没更了,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